欢迎您访问北京扬海伟业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网站 热线电话:+010-56106522 010-56106763
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新闻动态

News

联系扬海

Contact us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汤立路216号
电话:010-56106522 010-56106763
传真:010-80303327
E-Mail:wumy@yhwy.com.cn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详细内容

无敌肉毒杆菌致命 却为“虚惊一场”

发布时间:2015-03-26   点击次数:289次

   2013年,美国加州公共卫生局(CDPH)的Stephen Arnon报告称发现了一种新型肉毒杆菌毒素,没有抗菌素能有效防御这种毒素。一旦生物恐怖主义者能够生产这种化合物,并通过食物或空气将其散播出去,社会对其可能根本没有防御能力。要抵御这种威胁,Arnon决定不在论文中披露这种细菌的基因序列,这一举动引发大量媒体的关注。


   Arnon是一位倍受尊敬的科学家,致力于婴儿肉毒中毒研究。他未对此事进行回应。这种肉毒杆菌毒素能阻断神经递质乙酰胆碱的释放,是世界上最具毒性的物质:理论上,不到1公斤的毒素就能麻痹或杀死每一个活着的人。科学家能通过给兔子或马匹接种灭活毒素,之后收获其血清中的抗体来制作解毒剂。但所有已知抗毒素对一种毒物无效时,这种毒素就被称为一个新类型。按照这种定义,科学家在过去1个世纪里发现了7种毒素类型,名称从AG

  但去年年底,美国政府机构的研究人员推断,没有必要保密,因为这种毒素不会造成特殊威胁。之后,他们将该毒素的完整基因组张贴在了基因银行中。时至今日,许多肉毒杆菌研究者希望知道,为何两个实验室如此迅速地得出了不同的结论。而且,许多人说,这段插曲可能应该更早结束,或者完全避免,如果Arnon愿意与其他实验室更快地分享肉毒梭状芽胞杆菌菌株。
    
  在于201310月发表在《传染病学杂志》(JID)上的两篇论文中,Arnon团队描述了对一个婴儿的5克大便样本的研究。他们培养的肉毒梭状芽胞杆菌菌株产生了著名的毒素B,还有数量更少的未知毒素。基因分析显示,这种新物质的一端非常类似毒素F,另一端更像毒素A。研究人员表示,已知的抗毒素无法压制它,因此它可能是一种新类型,并将其称为H
  
  这似乎是一个经典案例,科学界限的模糊让一些研究似乎过于危险而无法发表。在同期发表的文章中,JID编辑Martin HirschDavid Hooper对此进行了解释,考虑到可能存在的威胁,他们允许Arnon可以不按照JID的一般要求发表该菌株的序列。Arnon11个联邦机构的代表进行了协商,他们对这一方案表示认可。
  
  在论文发表前,相关争论就已经出现。去年,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(NPR)透露,Arnon早在2011年就向美国政府研究人员透露了他的发现,但最初拒绝与他们分享肉毒梭状芽胞杆菌菌株,原因似乎是他担心毒素落入不当分子之手。在论文发表之后,Arnon终于在2014年将菌株送往疾控中心(CDC),经由一个中间机构,CDC与其他实验室分享了该菌株,其中包括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。我宁愿能立刻获得菌株。”FDA高级科学顾问Donald Zink说。
  
  美国政府否认曾怂恿对基因数据采取保密措施。在20143月发表在JID上的一封信中,健康和人类服务部高级科学顾问George Korch确证,Arnon曾与联邦官员谈话。但他说,他们没有阅读他的手稿,而且政府没有表示赞成或不赞成稿件出版,也没有建议删掉基因序列,以及设置任何条件
  
  Arnon的老板、CDPH局长Ron Chapman承认了错误,并在该杂志发表了一封信,公开表示歉意。尽管CDPH向媒体表示,该决定(不予发表基因数据)是在联邦机构的命令下作出的,但我们现在知道情况不是这样。”Chapman写道。
  
  NPR去年12月报道指出,一旦拿到菌株,CDC科学家推断Arnon的主要科学发现并没有耽搁。虽然他们的工作尚未发表,但在去年10月举行的费城会议和今年1月的里斯本会议上,CDC报告了这种毒素,尽管这是一种新型毒素,市面上销售的针对所有7种已知毒素的抗毒剂对其没有明显作用。但进一步研究显示,针对毒素A的抗体可能对其有效。CDCSuzanne Kalb表示,这些发现消除了人们对生物恐怖主义的担忧。
  
  另外,FDA的一个研究小组测序了该菌株,并要求基因银行为其发布的数据进行密码保护,以便只有合法研究人员才能访问。我想我们应该尽可能尊重Arnon最初的决定。”Zink说。在与CDC和国立卫生研究院咨询后,201410月,研究人员发布了全部基因序列。
  
  德国汉诺威医学院肉毒杆菌专家Andreas Rummel表示,如果CDC是正确的,目前的抗毒素能够抵抗这种新毒素,就没有理由再认为它是一种新型毒素。在一篇简短的论文中,FDA团队将这种毒素称为FA镶嵌型,而非H型;CDC则使用了“F/A混合这一词语。
  
  威斯康星大学的Eric Johnson提到,如果Arnon能尽早与可信赖的实验室分享菌株,有关这种新毒素的警报可能早已解除。2014年,JohnsonJID上发表了一封愤怒的公开信,并在秋季收到了CDC的菌株。